亚愽国际app下载

返回旧版网站

革新征程路漫漫
——四川省巴中市巴州区农村改革促振兴

四川省巴中市巴州区,2014年获批全国第二批农村改革试验区,先后承担了13项国家级改革试点任务。“探索‘三权分置’实现形式,放活土地经营权”等11项入选《全国农村改革试验区改革实践案例集》,去年被四川省委、省政府表彰为“农村改革先进县区”。

最值得一提的是,巴州区通过宅基地置换的探索,全区约2.5万户8.8万人住上了新房子、改善了生活条件。全区累计拆除旧宅基地2万余亩,节余指标约1.2万亩,已交易指标2400亩,实现交易收入5.9亿元,全部用于新村建设,几年来共建成新村聚居点676个。

2014年,巴州区精准识别出贫困村114个、贫困户85256人,贫困发生率17.6%。通过各项改革撬动发展动力,到2018年底,全区累计减贫81818人,贫困发生率降至0.89%。

2019年,巴州区全面完成剩余贫困户脱贫任务。为实现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有效衔接,在土地、人才、治理等环节,巴州区围绕新形势、抓住新问题,继续吹响改革号角。

围绕土地做文章,探索人才培养和经营模式创新

几年来,巴州区开展了土地流转经营权证等“十权一股”确权颁证,累计颁发各类农村产权证书30余万本,推动了25.5万亩土地适度规模化经营,规范签订了全省统一的土地流转合同30592份,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2500多个,进而催生了新的经营模式。

清江镇巾字村,巴中精致现代农业有限公司流转土地3000余亩,投资2.65亿元打造出“七彩世界”乡村旅游综合体,各种颜色的彩林星罗棋布,10幢乡村酒店掩映其中,林下种养殖业生机勃勃。园区共带动200多贫困户人均增收5000元至8000元。

而巾字村的瞩目之处不仅限于此。巴州区近年改革盯住了乡村人才活力的激发,不仅号召人才向乡村聚集,还出台了乡土人才的培育、激励机制。结合市场主体培育新农人,在巾字村得以实践。“我们将企业传统的人才雇佣关系变成了合伙关系。”公司总经理刘博说。

怎样理解这种改变呢?刘博进一步解释说,首先根据企业的需要,我们在本土发现一些具有一定乡土技能或发展潜质的人,然后将其培训、包装成某一方面的合作伙伴,企业将某一块业务交由他独立经营,使其在自己负责领域有一定人事主宰和经营决策权。

李国军是巾字村人,曾当过村干部,具有良好的沟通交流能力。后来,李国军被公司选派到北京进行业务素质拓展方面的培训,并给他量身定制了个部门叫素质拓展部,由他担任主管,并组织团队围绕“研学旅”的核心内容,针对学校、企事业单位进行课程开发。

“仅在本村我们就培养出这类人才三四个,比如从事草莓项目的刘凯,从事酒店管理的杨燕等,我们为其搭建施展才干的平台,并将某一区块业务放权予他们,只需给予业务指导和制定业绩目标,然后按比例分成。”刘博说,实践证明,这种双赢机制是有活力的。

围绕乡村旅游适度发展的林下种养殖业,公司则采用反租倒包的经营模式,将本村普通村民发动起来,通过技能培训,鼓励他们承包一定单元面积,按照公司约定的质量要求生产,公司按约定最低保护价收购产品,也充分调动了当地村民参与产业发展的积极性。

盘活宅基地,用增减挂钩解决农村建设用地

脱贫攻坚中,要建设那么多新居解决贫困户住房安全,用地指标从何而来?乡村振兴中,一些新产业新业态需要建设用地,其用地指标又如何解决?巴州区在坚持农村宅基地集体所有和充分保障农民居住权利的前提下,以实施宅基地“预收储”和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项目为突破口,大力探索宅基地使用权有条件转让、有偿退出、出租、抵押各项工作。

“通过建设新村聚居点,组织广大农民(包括贫困户)以旧换新,从而节余大量建设用地指标,村集体委托区建设用地收储中心对外挂牌出让或区内有偿流转,进一步解决新村建设所需资金问题及新产业新业态所需建设用地指标问题。”巴州区委农办主任地杰耀说。

水宁寺镇龙台村李家大院一带原有48户居民,后全部拆迁集中安置到场镇始宁社区,六楼一底的安置小区仅需4个单元就可将这48户全部安置,原每户占地平均为1.5亩左右,总占地面积达72亩左右,集中安置4个单元占地不足2亩,节余建设用地70亩左右。

这70亩地如何利用呢?龙台村受村民委托,以每年700斤黄谷/亩的价格流转给区建设用地收储中心,随即水宁寺镇引进巴中市弘昌农业有限公司到龙台村,成立了李家大院分公司,区建设用地收储中心与该公司签订了40年有偿使用这宗建设用地指标的协议。

“弘昌农业”在龙台村流转耕地800余亩,种植桃、李、葡萄等水果及蔬菜,并养殖鸡鸭鹅猪羊等。利用有偿获得的建设用地建起一座四合院游客中心,7幢民宿酒店,并配套一些游乐设施,目前仅用地不到10亩。每幢建筑周围栽满龙脑香樟,总计约10万余株。

“我们以乡村旅游为核心,种养殖完全配合乡村旅游做,目前年接待游客10万人次以上,园区常年用工200人左右,人均工资收入2万元左右。”公司董事长李成蓉说,按规划,我们将与邻近几个项目组合,整体打造成“巴食巴适文化产业园”,总占地2000余亩,由生态度假组团、农庄体验组团、农业种植组团、美食休闲组团、商务休闲组团等构成。

“一核三治多元”,破解村民聚居之后的治理难题

化成镇长潭河村通过项目资金整理出土地1620亩,村集体统一流转过来种上800亩桃、620亩李,以及其他产业,然后将这个村属产业园整体转租给当地返乡创业者创办的四川殿春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每年固定给村集体分红15万元。另外,该村利用土地增减挂钩、易地扶贫搬迁、地质灾害避让等项目资金,建起3个聚居点,共158套村民新居。

“2017年底,全村摘穷帽,搬新居,家家户户喜气洋洋;按以往风俗,搬新居得办酒请客,这样家家户户请来请去,不仅造成村民经济上沉重的压力,也是一种严重的浪费,于是我们赶紧成立了红白理事会,决定春节集体办一次坝坝宴。”村主任唐春说。

新产业兴起来了,新民居也建起来了,一系列涉及聚居点物业管理、集体资产管理、劳动力的组织与生产、老年人的关照与帮扶等等新问题出现了,新问题呼吁新的组织结构和新的治理模式及时出台,于是,除红白理事会外,新居业主委员会、集体资产管理协会、产业发展联合会、老年协会等相继成立,进而一个党总支,三个功能性党支部也相继成立。

“这就是我们村的1+3+N的乡村治理新模式。一个党总支,下辖集体资产管理党支部、产业发展党支部、老年协会党支部,再往下是5个协会。”72岁老党员、老会计,现任集体资产管理党支部书记王永勋说,他每天都守在村委会,每一分钱都须经过他的审核。

民兵连长王成雄兼任新居业主委员会主任,负责三个聚居点水电气费收取、清洁卫生的维护,以及违章搭建的整治等工作。“每晚8点,我们要求大家把自家垃圾带出来,分类放进集中收集点,然后由镇上的垃圾清运车运走集中处理。目前大家已基本养成了习惯。”

“这种模式最早起源于水宁寺镇枇杷村的1+N,即一核多元,现在我们总结出一核三治多元,不管是哪种,都是强调党组织的核心领导作用,在党组织的领导下,充分发挥法治、德治、自治,充分发挥各协会参与共治,共同营造新农村的文明新风尚。”地杰耀说。

热词

农业

发展

习近平系列

重要讲话

两会时间

生命

安全

学习贯彻

十九大精神

二维码

(扫一扫)
关注亚愽国际app下载

返回顶部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